华为云BU不仅对外面向所有客户提供公有云服务-成人游戏网站-阿坝新闻
点击关闭

计算阿里-华为云BU不仅对外面向所有客户提供公有云服务-阿坝新闻

  • 时间:

小米黎万强离职

以狼性文化著稱於世的華為面向雲服務市場公開喊話,一方面引發「狼來了」的強烈震動,另一方面也引發質疑——華為在公有雲服務市場已經行動晚了,全球已形成亞馬遜AWS、微軟Azure、阿里雲、谷歌雲、IBM雲五強格局,在中國則是阿里雲、騰訊雲、金山雲、天翼雲、百度雲等廠商在爭鬥。

華為總能帶來驚喜。兩年多以前的9月5日,在黃浦江畔舉行的2017年華為全連接大會上,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宣布,剛剛成為一級部門的華為雲BU要打造全球「五朵雲」之一。當時,在IDC跟蹤報告中,華為雲在國內市場上還屬於「其他」,位列十名開外。即便是2018年,華為雲也只是排在第八名。

實際上,該帖子暴露的問題是,即便在華為雲BU成立之後,華為雲業務仍存在路線之爭。

華為雲已經成為全國「五朵雲」之一。

據鄭葉來對相關媒體披露,「去年(2017年)我要是堅持把私有雲與公有雲合到一起,組織也能通過。」但實際上華為雲BU成立之後,華為IT部門還有自己的私有雲業務。這導致儘管在對外宣傳上華為雲是以「公有雲」,以及行業定製的「大私有雲」為主,但是內部一直存在公有雲和私有雲的路線之爭,公有雲和IT私有雲在內部資源和外部客戶資源上都存在一定的競爭。

與華為雲BU的最基本問題被明確之後,華為雲業務才能更好地在市場層面發揮自己的優勢。

不過,在任正非轉發了心聲社區的員工吐槽之後,雲業務的路線之爭也被終結了。因為華為官方認證的微博賬號後來放出一段話:1.面向私有雲市場,主推統一的華為雲Stack方案,優先銷售在線託管的華為雲Stack(原FCS),然後是本地運維的華為雲Stack(原Fusion Cloud);2.線上線下品牌統一,市場宣傳品牌統一到華為雲,統一策劃同步傳遞,市場界面一個聲音;3.市場拓展形成合力,明確混合雲策略,通過銷售策略和專項激勵讓兩個銷售團隊力出一孔,線下構築好籬笆,引流線上;4.明確方案邊界劃分,解決方案形成合力,方便一線快速選擇合適的方案,切實解決客戶問題。

另外,華為傳統合作夥伴電信運營商紛紛開啟公有雲服務,一度讓華為內部擔心,自己涉足公有雲,會與傳統合作夥伴形成競爭,但有部分運營商意識到,應該讓華為這樣的技術型公司一同進入該領域,從而提供更好的雲服務。這在一定程度上減輕了華為的顧慮,也是華為與中國電信合作打造天翼雲、在歐洲與德國電信合作打造公有雲服務的原因。

但是這些數字均沒有排名來得直接。同樣依據IDC跟蹤報告,2017年排在十名開外的華為雲,2018年進入中國前十、排在第八名,到了2019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,華為雲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分別達到5.2%、6.7%,分別位列第五和第四。

將有關爭論公佈於眾的是2019年初華為心聲社區的一篇題為《#華為雲#聽從你心,無問西東》的帖子,而任正非向華為全員轉發的相關郵件則將相關討論推向高潮。在帖子中,華為員工吐槽了華為雲「人生目標」的多變,一路從「虛擬化要超越VMware」,到「公有雲海外飽和攻擊」,再到「明確華為雲品牌主導自營公有雲」,再到「私有雲不甘示弱形態越做越複雜」,該員工認為華為雲走了太多彎路……不忍心看着華為雲與友商的差距越拉越遠,也不忍心看着IT(私有雲)和Cloud BU(公有雲)二者朝着不同的方向發力,越走越遠。

在解決了要不要做公有雲的問題之後,華為雲BU於2017年初被組建,並很快在5個月之後升級為一級部門。

相關媒體披露,關於華為雲如何定位的問題,是鄭葉來在2017年9月28日的華為公司常務董事會上提出,華為雲將作為華為公司全業務的底座。對此,華為高層紛紛表示認可。於是在2018年4月的華為全球分析師大會上,徐直軍對外闡釋,「華為雲是華為公司全面向雲轉型的重要底座,華為雲BU不僅對外面向所有客戶提供公有雲服務,更要支撐華為整個公司向雲轉型。」

根據IDC報告,華為雲BU正式成立的2017年,中國公有雲市場阿里雲(45.5%)、騰訊雲(10.3%)、天翼雲(7.6%)、金山雲(6.5%)、亞馬遜AWS(5.4%)、UCloud(5.3%)、微軟Azure(5.0%)位列前七,華為雲歸於「Rest of Market(其他)」。

開始起跑在亞馬遜2006年開始以Web服務形式向其他企業提供IT基礎設施服務(俗稱雲計算)、微軟2008年推出Azure、阿里雲2009年成立的背景下,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也很早就預見了雲計算的前景。

根據國際數據公司(IDC)最新發佈的《中國公有雲服務市場(2019年上半年)跟蹤》報告,2019年第二季度,華為雲以6.7%的市場份額位列阿里雲(41.6%)、騰訊雲(11.88%)、中國電信(8.54%)之後,排名全國第四。這是華為雲首次進入全國前五。

誰能想到,華為雲這麼快就實現了全國「五朵雲」的小目標。

多名業內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看好華為雲的發展前景。其中一位還是華為雲的客戶,該人士認為,在國內的雲廠商中,阿里雲先發優勢明顯,而且進入市場的時機非常好,趕上了中小企業上雲的第一波浪潮,另外在技術層面、市場開拓等層面的能力也很強,而華為雲的優勢其一是技術積累深厚,其二是出生就面對全球市場,其三是出生就具有服務B端客戶的能力。

最近兩年多,華為雲成長很快。在過往的採訪中,記者數次面對華為雲BU總裁鄭葉來,提問最多的就是華為雲的增長情況及未來目標。鄭葉來曾披露,華為雲2017年用戶量和資源使用量增長了300%;2018年上半年華為雲營收同比增長700%,合作夥伴增長45%、已發展雲服務合作夥伴6000家等。

但業界並不這麼看。IDC相關人士認為,華為雲已經駛入發展快車道,無論在組織擴張、市場運營還是行業拓展上都表現很突出。

掃清障礙明明是在內外都不怎麼看好的情況下成立的,華為云為什麼能夠在相對比較短的時間內跑起來?

其實,華為雲BU總裁鄭葉來在採訪中也曾經告訴記者,成立Cloud BU的時候,華為內部也有不看好的聲音,「很多人都認為有點晚了,挑戰太大。」

在這場發佈會舉行之時,華為雲已經成立,但一直作為一個二級部門隸屬於華為產品與解決方案部。直到2017年3月9日華為生態夥伴大會召開,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向業界宣布,華為成立Cloud BU,以公有雲服務為基礎,強力投資打造開放的公有雲平台。再到2017年8月,任正非簽發《關於Cloud BU組織變動的通知》,華為雲BU正式由產品與解決方案部遷移至集團下,升級為一級部門。然後到了2017年9月5日的華為全連接大會,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公開宣稱,「華為決心打造世界上五朵雲之一。」

但關於華為發力雲計算是否較晚、華為雲能不能成為全部業務的技術底座等問題,華為內部的認識並不完全統一。

與華為雲有合作的國內軟件廠商人士告訴記者,華為上下在2016年形成共識,因為客戶需求不斷變化,未來華為自身業務大部分都將部署在雲上,尤其是華為消費者業務的C端應用生態,天生就部署在雲上,這決定華為自身必須向雲上轉型。

在許多人看來,全球「五朵雲」不過是華為吹的又一個「牛皮」而已。

資料顯示,華為在2010年11月30日就舉行過「雲計算髮布會」,任正非極為罕見地為發佈會站台,並做出「雲計算是一種新技術,就像IP技術一樣,可以用在任何信息傳播需要的地方。就像IP技術改變整個通信業一樣,雲計算也將改變整個信息產業」等論述,要求華為「在雲業務上追趕谷歌,讓全世界所有人,像用電一樣,享用信息的應用與服務。」

對此,華為雲相關人士對《中國經營報(博客,微博)》記者說,「我們覺得這個成績很一般。」對於習慣在全球尋找坐標的華為來說,也許這確實不算什麼。

另有業內人士總結,在市場層面,阿里雲強在互聯網一側,騰訊雲強在網絡遊戲等細分領域,華為雲強在工業互聯網領域,最終國內雲市場很可能又是三強爭霸的格局。

也就是說,無論是公有雲還是私有雲,都被統一到了華為雲的旗幟下,在業務上向混合雲方向發展。

今日关键词:马龙樊振东进四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