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揾食车」牌价「跳崖式」暴挫-海拉尔新闻-新闻系统
点击关闭

义乌同年哥讲新闻-「揾食车」牌价「跳崖式」暴挫-新闻系统

  • 时间:

中国女排胜巴西队

香港公共小巴車主司機協進總會主席張漢華指,暴亂持續,紅Van生意受到嚴重打擊。「以港島線為例,只要啲暴徒喺銅鑼灣搞事,成條線已經唔使揸。一條線揸唔到,唔止班車主受影響,亦會引發『骨牌效應』,連帶三、四十個司機無工開。而家只盼政府出手,睇嚇可唔可以免收隧道費、或者同銀行傾嚇,幫業界延長供款年期,大家共渡時艱。」

暴亂持續三個多月,重創經濟民生,「搵食車」牌價「跳崖式」暴挫。其中紅色小巴成重災區,牌價急挫逾五成,有小型車行每月要「倒貼」20多萬元供車會。有的士車主十年前以600多萬元購入紅的牌,但暴徒連月於各區搗亂,嚇怕租車司機,為免斷供,只好自己連踩兩更「頂硬上」。旅遊巴行業因旅客大減,長泊車場「等開工」,有超過五成車主連續三個月入不敷支,不少人更擔心被銀行追數。經濟學者預期,「搵食車」牌價跌勢未止,負資產勢必增加。

的士車行車主協會會長吳坤成建議,政府應盡快調低石油氣價,以解業界燃眉之急。「減牌費、驗車費都只係小恩小惠,好多前線司機受惠唔到。倒不如直接提供氣價補貼,直接見效。」

江先生慨嘆:「暴徒個個星期都周圍去掟汽油彈、放火燒街,有司機夜更租車揸咗兩轉,突然話封路無得揸,丟返架車喺度,連月生意跌近五成。而家架車變埋做負資產,無生意之餘,我仲要每月『倒貼』近廿萬出嚟供車會,再咁落去,捱到幾多個月?銀行會唔會追債?真係諗都唔敢諗。」

小巴牌價插逾五成「我有個紅Van牌,早年以700萬左右接近『摸頂』買入,同銀行貸款約500萬元,諗住多幾架車,等班手足有工齊齊開。點知暴徒連月搗亂,牌價大插水,舊年年尾牌價仲見到400幾萬,現時已急瀉逾五成,得番200萬,你話心唔心驚?」小型小巴車行負責人兼車主江先生指出,現時其車行約有20輛紅Van需要供款,每月開支約40多萬元,惟牌價下跌加上生意欠佳雙重夾擊,愈捱愈吃力。

的士車主死頂踩兩更的士業界同樣面臨困境。據了解,全港約有1.8萬個的士牌,當中五成屬單頭車司機(只有一架車的私人的士車主)所有。紅的車主誠哥十年前斥資600多萬元購入的士牌,向銀行借逾八成按揭,原意是用作投資,以保障退休生活。惟今年紅的牌價跌至只有500多萬元,加上暴徒連月於各區搗亂,嚇怕租車司機,對月供兩萬多元的誠哥來說,可謂雪上加霜。

旅巴長泊「等開工」旅巴業界受到旅行團大減影響,司機生計也受到嚴重衝擊。屯門區旅運巴士同業聯會主席葉崇堅表示,「好多地區對香港發咗旅遊警示,大家都唔敢嚟旅遊,旅遊巴長泊停車場『等開工』,數以千計司機失業。但無工開唔代表一眾車主唔使供車、唔使畀停車場費畀『燕梳』。據我所知,有超過五成車主連續三個月入不敷支,叫苦連天。」葉更憂慮,不少車主無力向銀行或財務公司每月還款,皆面臨承受負資產的巨大壓力,希望政府能協調銀行界,讓旅遊巴車主能夠延後供款。

誠哥坦言,旅客銳減,加上市民減少消費,對前景感到憂慮。「一日三更,每更收330蚊都無人揸,租車司機擔心自身安全,驚啲暴徒癲起上嚟打爛架車,唔肯揸。無人揸無收入,我有精神就頂多更,無嘅都無辦法,只可以丟空架車。依家平日已經少咗三成生意,亂起上嚟無咗五成,情況仲差過金融風暴。」誠哥無奈指出,現時為免銀行斷供,只能「頂硬上」。

圖:暴徒「話封路就封路,想打人就打人」,「搵食車」司機和車主深受其害

今日关键词:雪莉生前遗愿清单